「香港日本語同好會」

是我開設的Facebook

專頁,我會在這個專頁

和大家分享更多在香港

看到的日本語。

2015年12月30日星期三

羅生門

舞台劇《羅生門》介紹
 
しょう
もん
 

香港的報章經常會使用「羅生門」一詞,形容一宗事件裡的不同參與者或目擊者
對該事件有各自不同的解說或證詞,令事件真相成謎。「羅生門」這個詞語其實
是有日本背景。

「羅生門」原本是一部日本小說以及一齣日本電影的名稱。短篇小說《羅生門》
是日本著名作家芥川龍之介的作品 (1915年)。電影羅生門》則是日本著名導演
黑澤明的作品 (1950年),雖然是借用小說羅生門》的名稱但故事的主要情節
其實是取自芥川龍之介的另一部短篇小說《竹林中日文名為「藪の中」)
關於電影《羅生門》的劇情,我就不再詳細說明,大家可以參閱上圖。

據說,「羅生門原本名為「羅城門」是日本平安時代的京城「平安京」(位於
現今的京都市中心) 的正門。小說和電影羅生門》所說的故事就是在「羅生門」
這個地方展開。不知道在何時開始,「羅生門成為香港中文報章的用語,形容
「各說各話,真相不明」的狀況。在日文,要表示這種狀況,不會用「羅生門
這個詞語,對應的說法是「藪の中」或「真相は藪の中」。

參考:羅生門 (電影) - 維基百科

2015年12月8日星期二

日文注音在香港的濫用

在日本,為了方便日本人閱讀,日文的漢字有時會附上通常用平假名書寫的注音。
這些注音在日文可以稱為「振り仮名」「読み仮名」(視乎注音擺放的位置)
成中文都是「注音」。在香港,近年很多商品、商店會使用日文名稱和宣傳句,
當中有部份還會刻意為漢字附上注音。然而,這些日文注音對不認識日文的人來說
並沒有實際作用,對熟識日文的人來說也是多餘(除非是讀音難以確定的漢字)
這些注音實際上只是「裝飾」,用來加強商品或商店的「日本味道」。
 

 
「振り仮名」是指依附著日文漢字的縮寫注音。「振り仮名」本身也是一種「読み仮名」,
不過擺放的位置有規定。
 


果是橫排的漢字,注音會放在漢字上方。
果是直排的漢字,注音會放在漢字右方。
分別對應每個漢字或單詞的注音會「置中」

(放在對應的中間位置)
 
「読み仮名」就是指日文漢字的注音,擺放的位置並沒有限制。與「振り仮名」相比,
位置明顯偏離、隨意擺放的注音就只能稱為「読み仮名」。這種注音常見於店舖招牌。
 

あな=穴 いざやか=居酒屋
げん=言 いざやか=居酒屋

注意正常的日文注音比起漢字會明顯縮小
上圖的居酒屋把注音放得太大是喧賓奪主。
其實,對日本人來說,「居酒屋」這個詞語
根本無須加上注音。

以下是一些在香港看到的,令人覺得「混亂」的注音。
 

「日本月島半熟芝士撻」整句不是日文,不過「日本」、「月島」作為日文詞語加上注音。
「半熟芝士撻」是中文,上面加上日文譯名,與前面的日文注音寫在同一行,感覺很混亂。

「半熟」(中文) 上面再寫上「半熟」(日文),看起來也很奇怪
 

「コウソク」就是「高速」的注音(片假名寫法),
刻意寫成片假名大概是為了配合後面的「レーン」。
「レーン」不是「線」的注音,而是從英文「lane」
翻譯過來的「外來語」。「コウソク」和「レーン」
連在一起成為「高速線」的注音,令人感到混亂。
 
其實,所謂「高速線」即是日文的「高速レーン」。
「高速レーン」(或「特急レーン」)是迴轉壽司店

利用「火車」把壽司迅速送到客人座位的裝置。



「十勝牛」的正確注音是「とかちぎゅう」,
此店打錯成「とおかぢぎゆう」,錯得離譜!
「しちふくじん」就是「七福神」的注音,可是「しちふくじん」作為注音與「和食亭」
連在一起就很奇怪。難道這間餐廳的正式名稱就是「しちふくじん和食亭」?
 

「收毛孔」根本不是日文,加上日文注音是惡搞!

2015年12月3日星期四

香港日式餐廳的錯誤拼音

香港有大量日式餐廳,這些餐廳大多數冠上「日式名稱」,並加上日語羅馬拼音。
然而,開設這些餐廳的香港人未必通曉日語,因此有些店舖使用了不正確的拼音




「千」本身的讀音 (音讀) 是「せん」(sen),
不過「三」(さん) 和「千」(せん) 連在一起

就要讀成「さんぜん」(sanzen)。
此店命名為「元」,拼音寫成「en」(えん),
並不對應。即使大家不懂日文,大概也知道
「元気」是拼成「genki」(げんき)。所以 ,「元」應該拼成「gen」(げん)。
 
日文的「元」還有其他讀音 (gan / moto),
可是拼成「en」就一定不對。他可能是用了
「円」(即是「圓」)的拼音「en」?
 

這間「穴居酒屋」的拼音是「YAKI ANA」,
這個拼音寫成日文是「焼き穴」,十分奇怪。
「焼き穴」似乎是指用來燒東西的洞?



「漁屋」這個日文名稱應該讀作「いさりや」(Isariya)。
此店拼成「ISARI KIYA(いさりきや),那個「KI」(き)
到底是從何而來?
 
「柚屋」應該拼成「yuzuya」(ゆずや)。此店拼成「yuzuheya」(ゆずへや),對應的漢字是
「柚部屋」。然而,跟從日語的發音規則,「柚部屋」應該拼成「yuzubeya」(ゆずや)。


日文的「太丸」只是讀作「ふとまる」(futomaru)。此店拼成「futomarugo」(ふとまるご),
後面多了一個「go」(ご),不知道是甚麼意思。


「日本」在日語讀作「にほん」(nihon),
不過單獨的「日」就不能讀作「に」(ni)。
這個「日」讀成「ひ」(hi) 才合理,可是
「日の苑」只是「日の丸」的粵語諧音,
本身不是正常的日文名稱,根本不能配上

適當的日語讀音。

「楽しい」這個日文形容詞讀作「たのしい」
(tanoshii),可是不能因此認為「楽」是讀作
「たの」(tano)。這裡的「楽」讀成「らく」

(raku) (音讀) 比較合理,如果一定要用訓讀
就應該讀成「たのし」(tanoshi),「し」(shi)

這個音屬於這個詞語的詞幹,不能捨棄。

「六丸」應該拼成「Rokumaru」。雖然日語的「ra, ri, ru, re, ro」實際上並非使用「r 音」
(實際發音像「la, li, lu, le, lo」),但這種拼法早已成為標準,不宜更改。而且,此店只是
把「Ro」改成「Lo」,卻沒有把「Ru」改成「Lu」,根本不協調。此外,日語單詞的拼音
在正常情況下會連著一起寫,不會像香港地名拼音把每個音隔開。
 
這是一間已經結業的日式餐廳鉄匠」(鐵匠) 的日語讀音應該是「てっしょう」(tessho),
他竟然拼成「tekkosakuin」,實在莫名其妙。「tekkosakuin」(てっこうさくいん?) 似乎是

「鉄」(てつ) 和「工作員」(こうさくいん) 的合體,而日文的「工作員」是指間諜!

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