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日本語同好會」

是我開設的Facebook

專頁,我會在這個專頁

和大家分享更多在香港

看到的日本語。

2016年10月1日星期六

中日夾雜

近年,愈來愈多香港廣告喜歡加入日文宣傳語句,以顯該商品或商店是日本品牌
日式品牌。有些廣告想寫日文,又想香港人看得明白,於是採取折衷方法,
寫出「中日夾雜」、「半中半日」的宣傳語句,成為香港廣告有趣的現象。

CC Cuticle Care(2016年9月)
 
告別乾旱開叉!
告別乾旱和開叉!
這個「と」等於英文的「and」、中文的「和」或
「與」。「と」的發音像廣東話「拖」,這句是否
讀成「告別乾旱拖開叉」?
 
 
 
かん
たん
 
りょう
 
10分鐘
10分鐘簡單的料理
金寶湯日式系列(201610月)
「10分鐘」是中文,「簡単な料理」是日文。這種結合中文與日文,包含日文假名的句子,
只有同時懂得兩種語文的人能夠完整讀出來。


POND'S Double White(20166月)
 
 
はっ
けん
 
雪亮肌
雪亮肌的發現。
百佳超級廣場 / TASTE(2016年初
 
 
はつ
ばい
ちゅう
 
新鮮麺包
新鮮麵包發賣中
「新鮮麵包」是中文。「発売中」(發賣中)
是日文的講法,表示「正在發售」。

「雪亮肌」不是日文。「発見」卻是日文詞語。
假設「雪亮肌」是日文,「雪亮肌の発見」也是

奇怪的講法。「雪亮肌」是前所未見的東西嗎?

2016年5月27日星期五

日文漢字在香港的濫用

近年,在日本潮流的影響下,日文漢字在香港愈來愈流行。不少廣告使用日文詞語
兼使用日文漢字,甚至出現在中文字句混入日文漢字的情況。
 
※這裡所講的「日文漢字」是指二戰之後日本政府制定的「新字體」。最後的段落會作說明。


Dove 洗髮乳(20165

板長/板前壽司(2015
 

LUX Luminique 洗髮護髮系列(2015
 
 
「熱売」就是中文的「熱賣」。
「外売」就是中文的「外賣」。
「売出」就是中文的「賣出」。
 
以上詞語在日文也會找到蹤影,不過
各自的意思都與中文不同。這些廣告
只是故弄玄虛,刻意使用日文漢字。
 
※日本有個別商店自創「熱売」這個說法,
 不過意思大概是「熱烈販賣」中文的
 「熱賣」是指商品大受歡迎而大量賣出


位於油麻地的橫綱拉麵在店外貼出一段用日文漢字拼成的
中文宣傳句子,最明顯是用了日文的「伝」。
「食神伝說」不是日本品牌。日文有「伝説」一詞,不過日文的「説」和中文的「說」
以電腦字型顯示也有差異,「伝說」兩個字已經是中日夾雜。
Brother 打印機(20158月)
日文有「選択」這個詞語,不過
圖中的字句只有「の」和「択」
屬於日文,其餘都只是中文。
 
日文也有「信頼」一詞,「頼」
右邊寫成「頁」,既然喜歡使用
日文漢字,應該改得徹底一點!

惠康超級市場(2015


中文常用的「人氣」是源自日文,
所以這裡跟從日文寫成「人気」。
不過,日文其實沒有「人気登場」
這個講法。
 
Bake & Bite 一口烘焙(2013
日文沒有「氷涼」這個詞語。
崇光百貨(2013
日文沒有「脫価」這個詞語。
 
2012年上映的香港電影《寒戰》刻意把「戰」改成
日文寫法的「戦」。
 
 縱橫遊(20114
  
刻意用日文漢字寫中文句子,可能會令不熟悉日文的人難以閱讀,效果並不理想!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前,日文使用的漢字字體基本上和中文字體一模一樣。例如,
「驛」這個字的寫法本來是中文和日文共通的寫法。二戰之後 (1946年),日本政府
實行了一次文字改革,為多個漢字制定了「新字體」(基本上是簡化字體),其中
「驛」就被簡化成「駅」。有人會把這些字當作「日文簡體字」,可是當中有少數
「例外」反而增加筆劃(例如「步」改成「歩」),所以我姑且將這些「新字體」
稱為「日文漢字」。
 
※部份「日文新字體」和中文簡體字採用相同字形,例如「国」。另外,一些由日本人自創、
 中文本身沒有的漢字(例如「栃木」的「栃」),以及一些不是由日本人原創、但現在只於
 日文實際使用的漢字(例如「丼」、「咲」),也可以籠統稱為「日文漢字」。

2016年5月20日星期五

吉野家2016新餐目

〈濃い芝士鶏鍋〉
 
 
とり
なべ
 
芝士
濃的芝士雞鍋

這是把日文和中文混合的名稱。「芝士」是中文,
日文寫成「チーズ」。就算把「芝士」當成日文的
「チーズ」,這個名稱也不自然。這裡的「濃い」
可以改成「濃厚」。他刻意使用日文的「濃い」,
要香港人怎樣讀?就算懂日文,點餐時也不能講成
「ko-i 芝士雞鍋」,只可以簡稱「芝士雞鍋」!

4種のとろーり濃厚チーズ

種溶化的濃厚芝士
 
特濃チーズ 特濃芝士
上質な鶏腿肉

高質「雞腿肉」

這句也是中日夾雜。「鶏腿肉」不是日文,
日文是「鶏もも肉」。
 
〈鰻重二枚盛〉
 
うな
じゅう
 
まい
もり
 
 
_
  ※日本吉野家的同款餐目把「鰻重」和「二枚盛」隔開。
 
「鰻」這個字本身的日語讀音是「うなぎ」。不過,「鰻重」這個名稱的正式日語讀法就是
「うなじゅう」,「うなぎ」在這裡會省略成「うな」。這個廣告在「鰻重」的「鰻」旁邊
刻意加上「うなぎ」這個注音,懂日語的人或許會感到混亂。這個「鰻重」是否要特別讀成
「うなぎじゅう」?

這裡的「重」是指「重箱」(じゅうばこ),對應的中文讀音是「重疊」的「重」。簡單來說,
「重箱」是一種可以重疊放置的「便當盒」,形狀一般是方形,用於比較豪華的日本料理。
「二枚」解作「兩塊」,表示有兩塊鰻魚。「盛」(盛り) 本身有「盛載」的意思,在此表示
食物的份量,「二枚盛」就是「兩塊的份量」。

〈唐揚手羽〉

 
から
あげ
 
おいしいです
好吃

「唐揚」和「手羽」都是日文詞語。「手羽」
即是雞翼。「唐揚」是一種油炸方法,常用於
雞肉(用此方法炸成的雞塊也叫「唐揚」)。
不過,「唐揚手羽」並不是正確的日文講法。
這款「日式炸雞翼」源自名古屋,日文名稱是
「手羽先唐揚げ」(通常簡稱「手羽唐」)。

「手羽先」(てばさき) 狹義上是特指「雞翼尖」,不過
 作為食物名稱一般是指「雞中翼+雞翼尖」這個部份。
 「唐揚」(からあげ) 的「げ」在日文通常會寫出來。
〈火山芝士雞鍋〉

注意日本漢字寫法: 雞 →
チーズラバー(cheese lava?)
憑「火山」可以推斷「ラバー」是「lava」
(熔岩)的譯音,不過日文實際上極少會用
這個詞語。「ラバー」通常是「rubber」或
「lover」的譯音。這裡的芝士比較像岩漿,
改用「マグマ」(magma) 會比較恰當。
 
火山圖案中寫著「かざん」,即是「火山」。

延伸閱讀:唐揚

2016年3月31日星期四

違反常規的不正常日文寫法

學過日文的人都知道,構成日文的文字分為「平假名」、「片假名」和「漢字」。
擁有漢字寫法的詞語,可以視情況決定是否寫成漢字(漢字也可以用假名代替);
只能夠寫成假名的詞語,也可以視情況決定寫成哪種假名。然而,在甚麼情況選擇
哪種寫法,始終有一定的準則。近年,日文字句在香港愈來愈常見,有些負責編寫
日文的人或許抱著「反正沒人看得懂」的心態,隨意寫出一些違反日文書寫常規的
「不正常日文」。 「平假名」和「片假名」合稱「假名」,每個假名代表一個日語音節。
 
〈AEON "Dagashi World"〉

だ菓子わ~るど

駄菓子ワールド

延伸閱讀:金田井駄菓子屋

「だ菓子」的正式寫法是「駄菓子」,慣用的中文譯名是「粗點心」,意思是「廉價零食」。
如果日本人不想寫漢字,通常會把整個詞語寫成平假名「だがし」,很少會這樣「半鹹半淡」
寫成「だ菓子」。或許他想到「駄」這個字對香港人來說太陌生,刻意「隱藏」這個字?

英文「world」譯成日文是「ワールド」,這些「外來語」根據常規會用片假名書寫。不過,
日本人有時會刻意用平假名寫外來語,以求達到某種效果(例如強調日本風格、裝可愛等)。

〈AEON 康怡店〉2016年3月

 

AEON康怡店的裝修圍板寫著這三句日文。
懂日文的人很快就看得出這三句日文其實是
「同一句日文」的不同寫法。
 
近日中にオープン致します。
將於近日開業。
如果他只寫出第一句,並沒有問題。可是,
知道他出於甚麼心態,把這句正常的日文
轉換成第二句的「全句平假名」及第三句的
「全句片假名」,故弄玄虛寫成三句日文。
如果有心給日本人看,寫第一句已經足夠,

第二句及第三句簡直是「惡作劇」!

〈吉野家〉2016年2月

魚さかな 魚魚

鶏ニワトリ 雞雞

「魚」後面的「さかな」其實就是「魚」的平假名寫法。「鶏」後面的「ニワトリ」其實就是
「鶏」的片假名寫法。除非他是採用「漢字+假名注音」的寫法(假名作為注音必須縮小),
否則沒理由將同一個日文詞語的漢字形式和假名形式接連寫出來,這是令人莫名其妙的寫法。

另外,雖然日文的「鶏」本身是讀作「にわとり」(ニワトリ),但作為食物名稱,按照習慣
只需要讀作「とり」。寫成片假名的「ニワトリ」是指「作為動物、生物的雞」,日本的餐廳
是不會用「ニワトリ」表示已經變成食物的雞。

〈穴居酒屋〉2016年1月

そくせい即製
 
首先,日文並沒有「即製串焼」這個講法。
他還刻意故弄玄虛,把日文的「即製」寫成
平假名「そくせい」,日本人看到這個寫法
恐怕也會一頭霧水!
〈穴蔵〉中環威靈頓街

えいぎょうじかん営業時間

在日文,「営業時間」這些詞語基本上只會
用漢字表達,除非有很特殊的理由。例如,
日本的學校為了遷就還未掌握漢字的學生,
就會用平假名代替本應寫成漢字的詞語。

2016年3月18日星期五

水峰井黑烏龍茶

以下是一款品牌名為「水峰井」的黑烏龍茶,包裝上寫著日文,令人以為是日本品牌。


水峰井 Suihoui (すいほうい)
 
只看 「水峰井」這個名稱,我也不能說有甚麼問題。
可是,這個「水峰井」裝作日語名稱拼成「Suihoui」
就很奇怪。我查到日本是有「水峰」這個自創名稱,
卻沒有一個日本品牌叫做「水峰井」。
 
 
あぶら
 
りょう
 
最適於で
っこい
最適於油膩食物
「最適於」不是日文,後面接著助詞「で」也解不通。
這句是裝模作樣的中日夾雜句,讓人靠漢字讀出意思。
其實,這句可以正確地寫成「油っこい料理に最適」,

不懂日文的人單靠漢字也可以猜到意思,根本沒有必要
「捏造」這樣的句子。
 
 
ゆた
 
 
 
 
ばい
せん
 
かな
」「
じっくり
味道豐富濃厚」「經過長時間烘焙
「豊かな濃く」這句沒問題,因為是從同類的日本產品
抄過來。「じっくりと焙煎」也是從某處抄過來,不過
作為不完整的句子,只須寫成「じっくり焙煎」。
 
くろ
ウー
ロン
ちゃ
 
てき
 
ちゃ
よう
 
げん
せん
 
した
嚴選適合沖泡黑烏龍茶的茶葉
這句日文在意思上沒問題,可是句子的結尾並不通順,最後應該寫成「厳選しております」。
我相信這句也是從日本產品抄過來,不過從「厳選し」這個結尾推斷,這句只是「上半句」,
如果加上「下半句」,「上半句」最後寫成「厳選し」並無問題。

2016年3月14日星期一

大割引


 

 
改装セール → 改裝大割引
表示「裝修大減價」,
在店舖裝修前或裝修期間進行

閉店セール → 閉店大割引
表示「關店大減價」,
「閉店」可能是指店舖結業,

也可能是指臨時關店

 
わり
びき
 
 
waribiki
 
 
近年,以百貨公司為主,香港部份商店流行使用「大割引」這個說法表示大減價。
「割引」是日文詞語,本身的意思是「打折」或「折扣」。不過,所謂「大割引」
其實不是正常的日文說法,這個說法是香港人(或台灣人?)自創的。日本的商店
通常會使用「セール」(「sale」的譯音)表示大減價,從來不會寫「大割引」。
香港有百貨公司使用「閉店大割引」、「改裝大割引」這種看起來像日文的字句,
其實是由日文的「閉店セール」、「改装セール」勉強改寫出來。對日本人來說,
這些「××大割引」是奇怪的表達方式。
 
※在日本,有個別的商店會使用「大割引祭」這個說法, 雖然是有「大割引」三個字,
 但這是在「割引祭」前面加上「大」,不能把 「大割引」當成一個詞語
 
「割」這個字可能會令大家想到中文的「割價」,其實「割引」與「割」這個動作
沒有直接關係。日文的「割」可以解作「十分之一」,例如「2割」就是指「20%」
或「兩成」。「引」的意思是「減」,所以「割引」是表示「減去某個百分比」。
在日文,「1割引」(減10%) 就是指「9折」、「2割引」(減20%) 就是指「8折」,
如此類推,就像英文的「10% off」是指「9折」、「20% off」是指「8折」那樣。
如果「割引」單獨使用,意思就是「打折」或「折扣」。


▲有些廣告刻意把「割」字「割開」,凸顯「割」的意思。
 其實,「割引」與「割」這個動作沒有直接關係。
▲「割引下午茶」這個表達方式十分新奇!在日文
 類似的說法只有「割引商品」(有折扣的商品)。

2016年1月15日星期五

YM「食の××針」

〈食の細胞美容針〉以下截圖取自 2016年1月15日《頭條日報》P.32-33

「未来」上面有日文注音,「変年軽」卻沒有注音,為甚麼?
因為「変年軽」根本不是日文!這個廣告只不過是用日文漢字
寫出中文的「變年輕」,把中文和日文混在一起。

「毛穴と皺紋消失」也是中日夾雜。「皺紋」根本不是日文!
「頭髪増加40%」完全是中文句子,不過用了日文漢字。

 
 
げつ
かん
 
3個月時間

「3ヶ月」即是「3個月」。這個「ヶ」是用來代替漢字「個」
或「箇」(這兩個字相通),據說「ヶ」就是由「箇」簡化而成。
食の細胞美容針」、「食の美白針」都不是日文,只不過是YM自創的「日式中文」。
〈食の美白針〉以下截圖取自 2015年8月10日《頭條日報》P.29

 
かい
はつ
 

「世界初」是日文的講法,可以譯成
「全球首創」。

 
ぜん
せん
はつ
ばい
 
「全線」發售 

從日文的角度看,「全線」這個詞語是解作
「整條路線」,不可以解作「全部分店」。
如果要表示「全線發售」(全部分店發售),

正確的日文講法是「全店発売」。
2ヶ月間 「変白」。

「2ヶ月」即是「2個月」。「変白」不是日文,
和「変年軽」一樣是用日文漢字寫成的中文。

 「面黄」と「色斑、暗瘡印」解消。
 消除「面黃」和「色斑、暗瘡印」。
 這句也是中日夾雜,「面黃」和「暗瘡印」
 根本不是日文,只是整體上使用日文句式。

 ※「色斑」可以當成日文,不過在日文通常會寫成
  「色ムラ」或「色むら」。

2016年1月8日星期五

東海堂的中日夾雜 - 美人の赤苺、Melon Shower

香港麵包西餅連鎖店東海堂近年積極建立日式形象,除了選用日本食材製作食品,
廣告也刻意加入日文字句配合宣傳。可是,大部份香港人都不懂日文,於是東海堂
經常巧妙地寫出看似是日文,實際上是「中日夾雜」的文字。這種混入中文的日文
是專為香港人製造的「混合語」,對日本人來說是不知所謂的日文。

〈美人の赤苺〉(草莓蛋糕)2016年1月

赤苺 紅草莓
 
日文的「苺」即是草莓(士多啤梨)。
草莓一般都是紅色,「赤苺」這個說法

對日本人來說是畫蛇添足。

日本草苺を使用
使用日本『草莓』
看到這樣的句子,大家也可以「粵日夾雜」,
讀成「日本草莓を(柯)屎用」!(笑)

草莓」的日文是「いちご」或「イチゴ」,
也可以寫成漢字「苺」「莓」的異體字)。
「草苺」當然不是日文。如果是認真寫日文,
這句應該寫成「日本産イチゴ使用」(「を」
在此應該省略)。

※在日文,「草苺」(クサイチゴ)是指另一種植物,
 中文名為「蓬蘽」 ,與草莓同屬「薔薇科」。

東海堂網站寫出一段中日夾雜的短文介紹這款產品,令人看得一頭霧水!

〈MELON SHOWER〉(蜜瓜蛋糕)2015年6月

日本の蜜瓜果肉使用
使用日本蜜瓜果肉
這句可說是日式中文,把「使用」放到句尾
是跟從日語的「SOV語序」(主賓動語序)。
在一般情況下,日語句子中的動詞 (Verb)
會放在賓語 (Object) 後面。

 
東海堂為你帶來
 
 完熟、甘い新作!
東海堂為你帶來熟透、甜蜜的新作品
這句第一行是中文,第二行是很奇怪的日文。
「完熟」、「甘い」、「新作」三個日文詞語
這樣連接起來,意思說不通。這裡的「新作」
是指蜜瓜蛋糕,而「完熟」是表示果實熟透,
蜜瓜才可以「完熟」,蛋糕怎可以「完熟」?
此外,「完熟」是動詞,「甘い」是形容詞,
兩者一起使用就要寫成「完熟した甘い~」,
這句寫成「完熟、甘い~」並非正確的日文。

2016年1月6日星期三

日本一


 
ほん
いち
 
 
nihon-ichi
 
香港某壽司連鎖店的老闆曾經在日本以高價投得巨型藍鰭吞拿魚,令東京築地市場
每年年初舉行的吞拿魚拍賣受到香港傳媒的關注。每年體積最大的藍鰭吞拿魚王,
香港傳媒不約而同稱之為「日本一」。所謂「日本一」本身是日文講法,意思就是
「日本第一」或「日本之最」(例如日本最好、最強、最大、最高、最長等等)
其實,這條藍鰭吞拿魚真的是「日本一」嗎?

我在網上查看日本傳媒對這個拍賣的報道,發現並沒有日本傳媒把那條藍鰭吞拿魚
冠上「日本一」的稱號。香港傳媒所說的「日本一」究竟是誰創作出來的?我相信
就是那間壽司連鎖店的老闆。把當年投得的最大藍鰭吞拿魚冠上「日本一」之名,
大概是那間壽司店的宣傳策略。香港各間傳媒當初都是透過那間壽司店取得資訊,
所以跟從壽司店的講法,一致把那條藍鰭吞拿魚稱為「日本一」。

根據日本的新聞報道,那條藍鰭吞拿魚的產地是青森縣大間町 (幾乎每年一樣)。
我在網上的確找到「大間マグロは日本一」(大間吞拿魚是日本第一)這個講法
可是把日文的「日本一」變成一個稱號,用來稱呼每年出現一次的藍鰭吞拿魚王
根本是斷章取義。被稱為「日本一」的東西理應是無可取代 (或難以取代) 的東西,
如果每年都有一條吞拿魚被稱為「日本一」,這個「日本一」就變得沒有意義了。

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