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日本語同好會」

是我開設的Facebook

專頁,我會在這個專頁

和大家分享更多在香港

看到的日本語。

2016年1月15日星期五

YM「食の××針」

〈食の細胞美容針〉以下截圖取自 2016年1月15日《頭條日報》P.32-33

「未来」上面有日文注音,「変年軽」卻沒有注音,為甚麼?
因為「変年軽」根本不是日文!這個廣告只不過是用日文漢字
寫出中文的「變年輕」,把中文和日文混在一起。

「毛穴と皺紋消失」也是中日夾雜。「皺紋」根本不是日文!
「頭髪増加40%」完全是中文句子,不過用了日文漢字。

 
 
げつ
かん
 
3個月時間

「3ヶ月」即是「3個月」。這個「ヶ」是用來代替漢字「個」
或「箇」(這兩個字相通),據說「ヶ」就是由「箇」簡化而成。
食の細胞美容針」、「食の美白針」都不是日文,只不過是YM自創的「日式中文」。
〈食の美白針〉以下截圖取自 2015年8月10日《頭條日報》P.29

 
かい
はつ
 

「世界初」是日文的講法,可以譯成
「全球首創」。

 
ぜん
せん
はつ
ばい
 
「全線」發售 

從日文的角度看,「全線」這個詞語是解作
「整條路線」,不可以解作「全部分店」。
如果要表示「全線發售」(全部分店發售),

正確的日文講法是「全店発売」。
2ヶ月間 「変白」。

「2ヶ月」即是「2個月」。「変白」不是日文,
和「変年軽」一樣是用日文漢字寫成的中文。

 「面黄」と「色斑、暗瘡印」解消。
 消除「面黃」和「色斑、暗瘡印」。
 這句也是中日夾雜,「面黃」和「暗瘡印」
 根本不是日文,只是整體上使用日文句式。

 ※「色斑」可以當成日文,不過在日文通常會寫成
  「色ムラ」或「色むら」。

2016年1月8日星期五

東海堂的中日夾雜 - 美人の赤苺、Melon Shower

香港麵包西餅連鎖店東海堂近年積極建立日式形象,除了選用日本食材製作食品,
廣告也刻意加入日文字句配合宣傳。可是,大部份香港人都不懂日文,於是東海堂
經常巧妙地寫出看似是日文,實際上是「中日夾雜」的文字。這種混入中文的日文
是專為香港人製造的「混合語」,對日本人來說是不知所謂的日文。

〈美人の赤苺〉(草莓蛋糕)2016年1月

赤苺 紅草莓
 
日文的「苺」即是草莓(士多啤梨)。
草莓一般都是紅色,「赤苺」這個說法

對日本人來說是畫蛇添足。

日本草苺を使用
使用日本『草莓』
看到這樣的句子,大家也可以「粵日夾雜」,
讀成「日本草莓を(柯)屎用」!(笑)

草莓」的日文是「いちご」或「イチゴ」,
也可以寫成漢字「苺」「莓」的異體字)。
「草苺」當然不是日文。如果是認真寫日文,
這句應該寫成「日本産イチゴ使用」(「を」
在此應該省略)。

※在日文,「草苺」(クサイチゴ)是指另一種植物,
 中文名為「蓬蘽」 ,與草莓同屬「薔薇科」。

東海堂網站寫出一段中日夾雜的短文介紹這款產品,令人看得一頭霧水!

〈MELON SHOWER〉(蜜瓜蛋糕)2015年6月

日本の蜜瓜果肉使用
使用日本蜜瓜果肉
這句可說是日式中文,把「使用」放到句尾
是跟從日語的「SOV語序」(主賓動語序)。
在一般情況下,日語句子中的動詞 (Verb)
會放在賓語 (Object) 後面。

 
東海堂為你帶來
 
 完熟、甘い新作!
東海堂為你帶來熟透、甜蜜的新作品
這句第一行是中文,第二行是很奇怪的日文。
「完熟」、「甘い」、「新作」三個日文詞語
這樣連接起來,意思說不通。這裡的「新作」
是指蜜瓜蛋糕,而「完熟」是表示果實熟透,
蜜瓜才可以「完熟」,蛋糕怎可以「完熟」?
此外,「完熟」是動詞,「甘い」是形容詞,
兩者一起使用就要寫成「完熟した甘い~」,
這句寫成「完熟、甘い~」並非正確的日文。

2016年1月6日星期三

日本一


 
ほん
いち
 
 
nihon-ichi
 
香港某壽司連鎖店的老闆曾經在日本以高價投得巨型藍鰭吞拿魚,令東京築地市場
每年年初舉行的吞拿魚拍賣受到香港傳媒的關注。每年體積最大的藍鰭吞拿魚王,
香港傳媒不約而同稱之為「日本一」。所謂「日本一」本身是日文講法,意思就是
「日本第一」或「日本之最」(例如日本最好、最強、最大、最高、最長等等)
其實,這條藍鰭吞拿魚真的是「日本一」嗎?

我在網上查看日本傳媒對這個拍賣的報道,發現並沒有日本傳媒把那條藍鰭吞拿魚
冠上「日本一」的稱號。香港傳媒所說的「日本一」究竟是誰創作出來的?我相信
就是那間壽司連鎖店的老闆。把當年投得的最大藍鰭吞拿魚冠上「日本一」之名,
大概是那間壽司店的宣傳策略。香港各間傳媒當初都是透過那間壽司店取得資訊,
所以跟從壽司店的講法,一致把那條藍鰭吞拿魚稱為「日本一」。

根據日本的新聞報道,那條藍鰭吞拿魚的產地是青森縣大間町 (幾乎每年一樣)。
我在網上的確找到「大間マグロは日本一」(大間吞拿魚是日本第一)這個講法
可是把日文的「日本一」變成一個稱號,用來稱呼每年出現一次的藍鰭吞拿魚王
根本是斷章取義。被稱為「日本一」的東西理應是無可取代 (或難以取代) 的東西,
如果每年都有一條吞拿魚被稱為「日本一」,這個「日本一」就變得沒有意義了。

Flash